提供免费 > 玄幻魔法 > 碎星物语 > 三十六章 见了鬼
    “不过,既然李兄诚心诚意的问了,我们自然也不用藏着,天菩萨之前下达法旨,为顺应天时,我派自即刻起,改名为:欢喜……”

    柔情天女却是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完全勾起了心魔阁众人的好奇,他们一个个神情紧绷,等着对方出口的答案,就看到柔情天女红唇轻启,吐出那轻轻的三字。

    “……众议院?!?br />
    三个字出来,当即炸翻了在场的心魔阁所有人,不只是外头充作仪队迎宾的这些,甚至就连洞天里的心魔阁之主,连同与众多长老,也全部僵在那里,呆若木鸡。

    “此事诸位慢慢参详,我等先去了?!?br />
    趁着心魔阁众人一时间都处于发呆状态,七大天女没再多言,一同笑着飙离现场,也直到她们远离之后,原处才哗然大作,心魔阁群邪闹了起来。

    “众议院?那是什么地方?听起来好像很肮脏,很乱!”

    “长老说,好像是某种太古时候的主管机关?!?br />
    “欢喜院竟然还有这一手?”

    “哎呀,大事不好了,我们这边是研究机构,众议院却是主管机关,那岂不是专门管我们的,我们被占大便宜了!”

    “这是不是代表天菩萨之后要出来一统江湖,当我们的领导?”

    “谁还管这个??!快点想个别的名字吧!”

    “正名!再正名吧?!?br />
    ---------------------------------------------------------------------

    ……我在哪里?

    ……我要去哪?

    ……好、好渴……

    脚步踉跄,少女颠颠倒倒走在路上,口中干得像是要烧起来,全身发痛,似乎处处都是创伤,眼中所见尽是一片黑暗,甚么都看不见,耳里却是各种杂音,数不清的大小声音纷至沓来,有人声喧哗,有车马之声,两旁建筑物里更不断传来各种杂音,交错响起,耳里无法一一析辨,被疑惑和痛苦充满的脑里更是一团乱……

    ……我在哪里?

    ……我要去哪?还有……我……是谁?

    摇摇晃晃,少女胀痛的大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甚至谈不上控制身体,只是吃力地迈着脚步,随着本能,走在路上,眼中一片漆黑,根本不识前路,却在莫名的执念下前行,不时就会踢到或碰撞一些障碍物,险些跌倒,全靠出色的平衡感稳住身形,继续往前走,显示出不俗的身手。

    她意识不到如今本身的状况,但附近的行人却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个个见了惊呼狂叫,让开道来,避之惟恐不及。

    “鬼、鬼??!”

    “妖怪??!”

    “好恐怖,她是什么东西???”

    “怪物啊,快跑,乱跑!”

    一连串惊呼声中,类似的叫喊声,带着无比惊恐的感觉,错落响起,伴随着快步奔逃的连串脚步声,,还有人边跑边摔倒,显然是恐惧已极。

    ……他们……是在叫些什么?

    ……什么鬼?什么怪物?这些人到底在喊些什么?

    ……他们好像很害怕,看到了什么吗?

    ……有危险?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躲躲?

    ……是有什么妖魔鬼怪来到人间了?是不是该斩妖除魔了?咦,我为什么会想斩妖除魔?

    少女一时间迷惘不解,身上却忽然痛了起来,虽然本来就全身都痛,可是这一下却更痛了,直过了好几秒,少女才意识到,是自己遭到了攻击,周围的人们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向自己丢起了石子。

    最开始,丢过来的还只是少少几块,力道也不大,但有人开了头之后,跟着就有人开始照着扔,大大小小的杂物飞来,来自四面八方,有石头、有板砖,有菜叶、有鸡蛋,还有人把污水直接泼来,甚至找来沸水泼了过来。

    骤然遭到攻击,少女疼痛难当,慌忙间想要躲避,但这攻击来自四面八方,自己眼前却仍是一片黑暗,根本不知道能往哪里去躲?

    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受到周围的人们投来的碎石杂物攻击的同时,自身的护身真气已经随之激发,将及身的砖石震成靡粉,着实强横无匹,但护身真气的流转不畅,时有时无,当真气停顿时,扔来的石子直接击破皮肉,鲜血就无情地流淌下来。而时隐时现的护身真气,对周围的人们来说,更是坐实了怪物的身份,愈发恐惧,扔起更多杂物过来。

    ……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们要怕我?

    诸多错乱的念头,在脑里此来彼去,少女惊慌失措间踉跄滚跌,跌进了旁边的一座房屋之中,连续碰倒了许多东西,惊得原本屋中的人群四散而来,最后砸在一个桌案上,停了下来。

    目不视物,少女并不晓得,自己正巧跌跌撞撞闯进进了一间客栈,摔倒在一张放满食物的餐桌上,本来正在桌旁用餐的客人,此刻全被吓跑,她打翻了桌子,菜肴打在身上,汤水淋漓。

    全身痛得厉害,大脑更是头疼欲裂,思绪更是混乱,搞不清状况,但是原本就饥肠辘辘的少女,此刻骤然闻到种种食物的香气,还有旁边的酒水,原本被疼痛掩盖的难耐的饥渴骤然上涌,什么也不顾,不管身上的疼痛,伸手在四周乱摸,抓起桌上、地上的菜,就往嘴里塞,大口大口地吃着,什么也不想,摸到了酒瓶就拿起来大口喝,任瓶中酒从喉间溢出,打湿前襟,又滴落整个衣衫。

    饥渴暂息,连全身的疼痛似乎都减轻了许多,少女忽然悲从中来,眼泪止不住的一点一点滚落。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人们为什么要攻击自己?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心里却隐约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可以哭,现在周围还有很多人,自己不可以在他们眼前落泪,这会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软弱,给别人看笑话……

    这个声音,似乎对自己很重要,是自己坚守许久的信念,所以当这声音一起,少女强行咬紧牙关,硬生生把眼眶中的泪水给吞回去,没再浪费时间哭泣,只是手在地上不住摸索,想要多找一些刚刚掉地的残菜剩骨,不避肮脏地往嘴里塞。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顿饭菜,现在多吃一点,才能活下去,我……我要活下去!

    不管什么尊严,少女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继续生存,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最旺盛的求生**,她颤着流血的十指,跪趴在地上摸索着剩余的洒落的食物。

    跟着,她摸到一只靴子,正确来说,是摸到了一只穿着靴子的脚,有某个人正站在自己面前,明明刚刚附近的人都应该跑走了,自己也没听到来人的声音,却突然在附近摸到了一个人的脚……而虽然自己看不见,来人也未有发出一点声音,自己却能感觉到,这是一个男人……一个很不寻常的男人,神秘、睿智、沉静,却高度危险……

    很奇怪的一点,应该是在这个人进来的一瞬间,周围所有的喧哗声,一下就全都没有了,附近的人们安静下来,仿佛这个人到来,象征着所有问题解决,不用再惊惶了。

    ……这个男人,是谁?

    少女一下分神,思考着新的问题,却听到旁边有人开口,低低问了一句。

    “韦帅,是……这一位吗?”

    ……韦帅?他是谁?

    少女满心困惑,还没想的明白,就感觉到那个男人蹲下身来,就在自己的身边,用很柔和的声音轻轻开口。

    “没事了,妳一切的苦难,到此为止,现在好好睡一下吧?!?br />
    舒缓的语音,伴随着一只手掌轻抚上自己的额头,少女瞬间失去了意识,昏迷过去,被那个男人整个人打横抱起来。

    周围的人群,惊奇地看着这一幕,碎星团的堂堂大人物,四大武神中的韦士笔,亲自驾临此处,却不是来清理妖魔,而是一把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怪物抱起。

    从体形看,那个东西似乎应该是个女孩,但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女人,那恐怖的外形,*裸的血肉,让所有人只看一眼,就会陷入极度的恐怖,吓得魂飞天外。

    人,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东西?一个人怎么可能……这样还能活着?

    这肯定就是一头怪物!一头妖魔!一定是魔族余孽逃到此处!

    但韦帅却对这丑陋、恶心的怪物,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反感,只是将其轻轻抱在怀里,表情平和,没有任何的厌恶或嫌弃,仿佛那就是一个貌美如花的谪仙天女,这着实让旁观的群众一个个啧啧称奇,更对韦帅的心理素质赞叹不已。

    “……一个女人的丑与美,不是看外表,而是看心?!?br />
    听见身旁人们的窃窃私语,韦士笔却淡淡说了一句,虽然这话说得有点做作,但自己确实是刻意说的,司马冰心好端端的一个大美人如今变成这样,听老温说受到的创伤还很难治疗,往后的人生路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走,如果不开始就给她一点一点建立信心,她拿什么勇气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