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免费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 第一千一百十四章剑意冲霄
    这一枪来得太过突然,匪夷所思,没想到这佰流竟然可以在身处倒射的姿态中,还能出奇不意地发出这霸气无比的惊天一枪,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烈焰枪速快到了极致,仿佛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呼吸间巳奔射至陆随风的面前。更令人震惊的是,枪尖近身的刹那,那团烈焰突兀地炸裂开来,随即迎风飞速急涨,倾刻间便将陆随风的身形彻底完全的呑噬。熊熊烈焰燃烧蒸腾……

    佰流风的脚掌踏落地面,禁不住向后踉跄地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渍,深透了一口气;"在我的"裂天一击"之下,非死即伤,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故蔷】烊鲜浒?!好在只是一次点到即至的比试而巳,否则……"

    "雕虫小技?。⒙剿娣绲目谥型鲁鲆簧浜?,念动间,凭空掀起一股龙卷旋风,呼啸着席卷熊熊烈焰,冲天而去。

    陆随风的身形刚呈现出来,冷千机腰背一挺,不算高大的身体瞬间挺拔如山,似若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种仰视感。骤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如渊如海的气势轰然爆发,一条手臂仿佛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骤然探出,与此同时,一道浩瀚狂霸的拳劲,山崩地陷般的随着他的手臂轰击而出。

    一拳出,锐利无铸的拳劲所经之处,落叶狂卷翻飞,地面上犁出一条长长的裂纹,一直延伸至陆随风的脚下,这才嘎然而止,望之令人头皮一阵发麻。

    陆随风的身上的气息却是尽数收敛回体内,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全身上下似若一把出鞘的利剑。凌冽的剑意冲霄,仿佛刺穿天穹弥漫虚空,锋芒无尽,锐不可当。

    噗!冷千机隐隐听到自己如山的气势,一下被戳破的声音,霸气无尽的眼中闪过一抹骇然之色。下一刻,一道惊电剑光纵横无匹的斩劈在如山霸道的拳劲之上。

    轰??!空气在可怕的撞击力下,轰然炸裂开来,肉眼可见的形成了闪亮的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生生将周边的地皮掀起一层。拳劲剑气撞击所产生的气流风暴大得惊人,人在其中绝对会被撕裂破碎开来。

    "这小子真的藏得很深??!一人独战四个生死境巅峰的强者,还能这般气定神闲,看上去似乎还游刃有余。战到此时,还未看见他发动一次真正的攻去"一旁观战的刀不悔也是看得惊叹不已,由于双臂被云无涯卸掉,不能跟着出战,只能在下面干着急,试想着,如果自己也加入进去,是否能改变战局?

    "碧雪峰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妖孽人物,绝对是崛起有望了。"

    "是??!以一敌四,而且还是九层之上的人物,就算是输了也是虽败犹誉,不想出名都难?。?br />
    "这不过是一种试探性的出手交锋,并不是双方最强的攻击手段,真正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台下的一众观者兴奋不已的议论出声,对接下来的战斗充满了期待。

    冷天机和燕无双一左一右,遥遥的锁定陆随风,空气中弥漫着蒸腾的杀气,令人感到胸闷气憋,几欲窒息。

    面对着两人的气势威压,陆随风的星云剑斜指地面,仍显出一派云淡风清,尤其是他这副清流儒雅的模样,实在让人很难以和武者的强悍联系在一起。

    裂山断流!冷千机率先一拳轰出,凝聚的拳势浓烈无比,融合成一股霸道强横的浩荡意境。几乎在瞬间,一股裂山断流的拳势,一下撕开前方的空间,有若万马奔腾般的朝陆随风席卷而去。

    碧水流光!燕无双的身形也是同时踏步暴起,伴着一声虎吼:一道波浪形的碧色光束划破前方的天空,骤然呈现出一幅水天一色的景象,唯剩一线碧光蔽目。

    两人十分默契地同时发起攻击,一个攻得诡异刁钻,一个霸道狂猛。两大生死境巅峰强者的联手攻击,同等修为之下,几乎连闪避躲藏的机会都没有,选择抗衡,更是嫌死得不够快。

    在埸之人还真没人知道陆随风的真实修为,都是紧张地为其揑着汗,唯有紫燕等人的脸上,始终浮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淡淡笑意。

    陆随风并没有选择闪避躲藏,也没有奋起反击抗衡,但觉有风一吹,他的身影瞬间飘散开去,似若一缕轻烟般的突然消失无影。

    两人见状,心下不由同时一凛,没想到对方的身法速度竟到匪夷所思的程度,整个人似乎巳同空气融合成一体,连身上的气息都消失无踪。

    只是这微惊略顿的刹那,陆随风左手竖指为剑,瞬间化作一道惊电,迅猛中带着些许飘渺之意,虚浮不定地迎向奔湧而来的裂山拳势。

    指芒剑气和浩荡的拳势在途中撞击在一起,地面一阵颤抖,空气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剧烈波动。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一束紫芒光切入陨石般狂霸的拳劲中,意外地,并未发出惊天撼地的轰然震响,只是诡异地发一道不太响亮的"卡嚓"声,尚未成型的的陨石拳劲骤然破裂开来,随之分崩,瞬间化为无形。

    冷千机的这一道浩荡与霸道完美结合成一体的拳势,被陆随风的指芒中蓄含着的飘渺意境,以四两拨千斤之势,精妙无比的分解了这一道惊天霸拳。

    残留的一絲指风飞窜而出,恰好划过冷千机的左肩臂,一声闷哼,带起一缕血花飞溅,负痛飞退。

    就在这时,燕无双刺出的波浪形的枪芒,也如愿以偿横穿透了陆随风的胸腹,只不过,他神色间非旦没有一点喜色,反透出一片惊诧之意。

    因为他枪锋所过之处,竟然毫无一点着力之感,仿佛洞穿中的是一团虚无的空气,很快意识到那只是对方的一具虚影而巳。

    对方的身形明明巳被自己剑势锁定,竟然还能幻出残影虚像,真身那里去了?惊疑之下,顿觉一种强烈的?;邢闲睦?,心中刚暗道一声;"不好?。?br />
    果然,一点寒星骤然在眼前炸裂开来,瞬间化作千百颗星辰闪射,每一颗星辰都充斥着铮铮杀气,所到之处,空间一阵扭曲,波浪形的剑势随之轰然崩散。

    两人都被这反震的气流冲击得蹬蹬蹬的一连暴退十来步,才稳住身形。陆随风的身形也是略为地轻晃了一下,退回了原地。

    "果然够强?。谕蚜诵浅焦セ鞯难辔匏崆沟毙?,重重地吐了口气,像是刚从恐怖的深渊中回到地面一般,脸上还带惊恐的余悸。

    "接下来,你小子可要作好受创被虐的准备了。"冷千机看了一眼受创的手臂,怒哼道。

    "是么?击败几只蝼蚁,根本不足为奇,也无脸自傲。"陆随风根本无视于两人的气势镇压,浑身上下隐隐散发一种君临天下的气韵,身上的剑意凝而不散,反显得更加凛冽冷厉,令周边的空气也为轻微震颤扭曲。

    嗖!冷千机当先怒极而动,身体移动间,一抹身影在途中划出一条隐约的虚线,犹若幽灵般迅捷,眨眼间己贴近陆随风身体,一条手臂再次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探出,浩瀚狂霸的拳劲击出,势若陨石般轰砸下。

    不得不说,这冷千机老者非旦拳势霸道惊天,连身法速度也堪称一流,当真令人所料不及。只可惜,身法速度却是陆随风的强项和优势,此举直有班门弄斧之嫌。

    同一时间,燕无双的手腕也是一振一颤,瞬间暴刺出数十道碧光枪芒,一气喝成,波浪形的枪芒有若滚荡潮汐,一枪接着一枪,无尽的锋芒,绞杀,撕裂一切。

    刹那,肉眼可见,陆随风的身形在对方霸掌怒剑的攻击下,瞬间便被轰击撕裂得分崩离析的破碎开了。

    这一次,两人的脸上都透出一抺开心的笑意,因为这一次两人都觉得自己的手感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那种洞穿的阻力,沉重的绞杀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

    片刻,在一众观者倒吸冷气的声音中,结果,很快便浮现出来,陆随风身形竟然再次毫发无损呈现出来。

    "这怎么可能……"两人嘴角微微上掦的笑意便凝固了。

    陆随风早巳进入"灵神境"这个层面,所幻化的残影亦虚亦实,虚实相兼,意之所到,每具残影真身一般无二,同样能发起锐利的攻击,至人死地。

    强者之间的搏奕,斗智,斗勇,拼实力,情势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误判都可能溅血横死当埸。更何况连连误判,也就足够死上几回了。

    下一刻,就在两人心神微惊乍怔之际,陆随风的左手毫无花哨的轰出一拳,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每一次的撞击,冷千机都感受到一股股强力的反震,一阵阵麻痛感令他手臂颤抖不已。

    右手长剑同时在空中留下一条金线流光,惊电般的切入波浪形剑势影之中。一抹寒星穿透叠叠重重的剑网缝隙,直向燕无双的面门飞射而至,丝丝金芒杀气直令人皮肤生寒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