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免费 > 校园言情 > 大清隐龙 > 2631 法皇铁心了!
    这下可不得了了,法皇一句话就把肖乐天的行为拔高了不止一两个层次,直接从对自己的侮辱变成了对整个法兰西贵族阶级的侮辱上了。

    这才是法皇心中最愤怒的一点,因为他太清楚自己复辟帝国成功的原因了,他就是靠着这些法国的贵族阶级资本家还有教会的支持才复辟成功的!

    所谓狼狈为奸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就好比满清虽然是爱新觉罗家世袭皇帝宝座,但是他们家很清楚,自己当皇帝靠的是满蒙八旗大家的支持才上位的,当然后来还依靠了儒家投降派的支持。

    人心得有点逼数,你怎么上台的自己不知道吗?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了?你说自己是皇帝,就是皇帝?

    皇帝得有人捧,得有一群人捧着你说你是皇帝,你才是皇帝呢!

    没有了这群捧的人,皇帝狗屁都不算,就好比鱼是不可以离开水的一样,皇帝也离不开这些支持他的阶级!

    表面上看肖乐天杀的只不过是一名宫廷骑士,但是在拿破仑三世的嘴里,这就变成了肖乐天对整个法兰西贵族阶级的一种挑衅了!

    有人说自卑心理容易引起一系列的不理智行为,这句话太有道理了,正因为法国大革命的时候,把法兰西贵族们杀的杀、抢的抢,实在是一场痛苦不堪的记忆。

    所以眼下这些幸存的贵族们,内心中都有一种恐惧,当然还有面对其他欧洲国家贵族的一点点小自卑情绪。

    俗话讲越怕什么也就越来什么,莫里哀的死让这些贵族们感同身受,他们好像一下子又回忆起当年遭到革命派屠杀时候的惨状了。

    这已经不是兔死狐悲了,这是狈死狼悲??!

    整个大厅内,所有身上带着贵族头衔的高官们全都怒了,他们好像自己已经代入到了情绪之中,莫里哀的死就是他们死的前兆,好像下一秒肖乐天就要举起屠刀来杀他们一样!

    “陛下!帝国绝对不接受这样的耻辱!让我们杀回亚洲去,再次攻破中国人的国都!”八里桥公爵第一个叫嚣了起来,进阶这就是一群军方将领的鼓噪!

    就连稳重的巴赞元帅还有蒙哥马利元帅也不得不表态,支持皇帝的军事行动!

    而帝国的总理奥利维还有文官大臣特罗胥等人却表示了一丝的忧虑“陛下!我们真的要和华族还有普鲁士一起宣战吗?”

    “要知道触怒咱们的仅仅是华族……”

    话没说完拿破仑三世就喷过去了,这个皇帝现在已经成了疯狗再也没有理智可言了!

    “闭嘴!普鲁士和华族已经是同盟状态了,我给过普鲁士机会,但是他们却没有珍惜,依然和中国人搞在一起,向我们挑衅!”

    “问题必须要得到解决,我已经没有耐心和他们玩游戏了!狂妄的普鲁士必须得到教训!”

    文官们立刻脖子一缩谁都不敢说什么了,大家心中长叹一声,本来这场战争就无法避免,所有人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万马齐喑却总得有人保持理智,站在角落里的皇太子觉得自己有责任给父亲泼一瓢冷水,他鼓足勇气站了出来。

    “我的父亲,我依然请求您冷静,战争虽然是不可避免的,可是也得我们做好准备??!”

    “现在我们北方边境,总共只有二十万常备军队,只能说和对面的普鲁士人旗鼓相当,战争胜利的天平并没有完全在我们这里……”

    “之前我和巴赞元帅谈过了,宣战之后就算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十天之内我们也只能再集结十万人左右……”

    “而对面的普鲁士人,能够在十天之内集结多少军队?这情报我们根本就没有……”

    “够了!你以为普鲁士人有多大的本事吗?我们法国的陆军本来就是世界第一的,同等数量我们就可以绝杀普鲁士!”

    “别忘了我们法国实施的可是职业军人制度,而普鲁士搞的却是松散的义务兵制度,士兵素质方面,我们完全占优势!”

    “难道你认为职业士兵打不过那些兼职的农夫吗?”拿破仑三世吹胡子瞪眼喊道。

    太子脑门的汗一下子就流下来了“陛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用兵需要慎重……”话到这里欧仁太子也豁出去了。

    他咬牙心一横“陛下!我们现在备战的情况非常不乐观,我可以跟您明说,在之前的审查过程中,暴露的问题实在是太大了!”

    “北方边境几乎所有的军火库都存在,账目混乱、数量不符的现象……甚至我已经查处十多名蛀虫在偷卖军火!”

    “父亲??!帝国现在账面上的实力确实很强大,但是真实情况是什么样,我真不敢保证??!”

    太子都快急哭了“陛下您把帝**备后勤的工作交给我,我就得对帝国负责??!现在下面一团乱麻,真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的……”

    太子的话让现场的官员们都沉默了起来,他们一个个左顾右看的心中不知道都打什么鬼主意!

    欧仁太子所说的情况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太子年轻但是不傻,他知道这里面盘根错节,很多利益纠葛的源头就在大厅里。

    这些满口冠冕堂皇的帝国将军、元首、部长、大臣们很多就是帝国贪腐和混乱的源头也是?;ど?。

    那些军火仓库的亏空,指不定有多少钱都流到了他们的口袋里,这些人太多了,已经多到让太子都不敢直接对抗了!

    今天太子只是捡着能说的说,真正的大窟窿他都不敢讲出来!

    难道他能告诉父亲,洛林地区最大的一座粮仓已经有一半都空了吗?能说剩下的一半也都是霉变的小麦吗?

    他能告诉父亲,很多军火库的*早就已经受潮不堪使用,很多新型号的步枪被人用陈旧老型号的顶替了吗?

    帝国百万陆军,此刻能用的只有二十万,这里面水有多深,太子有时候都会做梦吓醒!

    可是他的父亲今天已经让肖乐天逼疯了,他已经失去理智了,他根本就不听太子的话,而是拖着儿子的手走到露台上。

    “我的孩子,你听听全城市民的呼声!好好听听吧!你觉得我们还有退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