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国公府夫人的一席话清楚的告诉薛傲蓉,就算是嫡出的姑娘,但是如果连脸蛋也没有了,不可能有攀龙附凤的机会,这样的话就是家族的弃子了,不可能在有这样的待遇。

    薛傲蓉就是心理再不愿意也只能接受眼前的现实,毕竟从小到大在府里就她最金贵了,都被长辈们疼着宠着,这段时间天天发脾气还不是因为这些因为脸上和身上的疹子都淡了。

    前两天竟然在大厨房要个爆炒腰花都没给上说是没有,真是气死她了,跑去大闹大厨房也没什么结果,最后府里的老祖宗还说罚她的月例赔那些被砸烂的东西。

    想到这里薛傲蓉总算是安静多了,看着丫鬟将药丸分成了三份,马上递过来一份递给自己,薛傲蓉并没有任何的抗拒就给服下了,毕竟大鱼大肉和自己的前程一比的话,相信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这时候百草说:“国公爷和夫人,在下还有要事,若明天府上四小姐的并有些好转的话,届时就要先付五成的定金,这是我师父定下的规矩,如果治疗有效就要先付定金,过几日全好了就要付满酬金?!?br />
    “因为太多的人家过河拆桥,所以他老人家也是吃了很多的亏,所以名下的弟子都有了这条规矩,如果对方拒不付酬金,那么我师父他老人家也说了,这样的人家不可取,既然能给治好当然也能给治坏,全靠主家的选择,今个就告辞了,明天在上门?!?br />
    襄国公薛金鹏被百草的一席话说得面红耳赤的,老脸暗红本来他就是有这样打算的,万两黄金不过就是个幌子,真要是治好了在天阳国里的普通大夫除去那些御医,谁还敢真管他要钱,那不是活够了吗?

    没想到竟然被这游医给点破了,所以这现场的气氛很尴尬,陈氏也因为要付出万两黄金而肉痛,谁晓得当初丈夫就是这么一说,还真来了这么个游医,这下可如何是好呢?

    这几年襄国公府是得了实缺,也有些油水,不过还不是花在了进宫当了虞妃那个二姑奶奶身上了,这不是砸下了重金好不容易有了身孕,不过是个公主,公主也比一个没有强。

    所以这两年银子没少往回搂,但是襄国公府还是入不敷出的原因了,再说家族这么大,依靠这个家族的人家又有很多,每年府里还有丫鬟奴婢的使唤,所以维持高门大户的体面真的是很辛苦。

    但是想着自己女儿都有可能是太子妃,或者是王妃的人,在不济也是个侯爷正妻,这聘礼也不能少的,这家族还是要孩子联姻才成,所以夫妻二人都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狠绝,既然能治好还想要银子,那就要小心命了。

    这些想法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正巧被清漪给捕捉到了,好啊,不是玩吗?姐姐能玩死你们,坏人的金子不赚回来太可惜了。

    这襄国公夫妇内心里有了成算,所以立刻笑容可掬的安排小子们送走百草和清漪,只不过回去之后一点没打算金子的事,连五成的金票都没有准备,就是准备看看明天是什么效果,哪怕给几百两银子的银票就能解决呢,这算盘珠子打得真好,就差点给扒拉烂了。

    清漪和百草回到了客栈,一路上都有人跟踪,清漪也没有在意,这些人不就是想看看这人在哪里,回头好动手吗?没关系既然游戏开始了就要玩到底,看看最后哭的是谁。

    这个时代的一万两黄金可是不少了,就是八万两白银了,一个国公爷的俸禄就是一年几千两的银子,还要根据职位和爵位的不同来划定。

    当然这些人都不指着这月俸过日子,大多数都有很多产业,要不这一个大府邸,好几百的奴婢,一大堆的亲戚靠什么过活?

    进了客栈的屋子里,百草单膝跪地说:“属下见过大小姐?!?br />
    因为是今个早上才见面的,所以百草这会子才正式的给清漪行礼,清漪说:“百草今个表现很好,起来吧?!?br />
    百草起来之后就从衣服里拿出来厚厚的一沓信,百草解释说:“大小姐这是属下临下山之前,门里的师尊和五位长老让属下带给大小姐的,这两天可是要委屈大小姐当属下的药童了?!?br />
    清漪看着这么厚的一沓信,不知道这里面都说了些什么,所以清漪对百草说:“这几日着急赶路,百草辛苦了,今个这一家人肯定不会给我们金子的,所以还是要小心为上,快去隔壁休息吧?!?br />
    百草发现大小姐真如门里的人所说的平易近人,但是整起人来一点不含糊,但是只要不主动招惹大小姐就没有事,下山的时候五长老还特意的交代自己要听大小姐的话,否则回去院规伺候,百草一想起来五长老制定的院规就头疼,那可是个折磨人的活计。

    百草看着准备看信的大小姐就道:“那属下先告退,不打扰大小姐了?!彼低臧俨菥统鋈チ?,并给清漪带好了门。

    清漪拆开信一看就是师尊写的,上面写道:“娃娃可真是没良心的,自从千机门一别,已经是一年没见了,已经把爷爷给忘光了,可怜我孤苦伶仃的老人家还心心念念等着娃娃回来住几天呢,可是等啊等啊还是没等到,这心里真是难过啊我这可怜的老人家每日不得不以泪洗面,每天都去摘星阁转转云云”的写了好几页

    清漪还真是佩服这几个老人家,无非都是想自己了什么的,看着看着清漪也流泪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果不是当初这几个老人家真心的对待自己,无论是奇花异草还是珍贵的药丸,都像是不要钱似的给自己。

    要不就算是去了千机门,但是这身体的情况也够堪忧的,估计多住上几年也没用,还是病病歪歪的,所以清漪都看完之后擦擦眼泪,决定这段时间趁着兑换金票的机会回千机门一趟,看看这些老人家去,要是按照现代的说法这些老人家也算是空巢老人了,也怪可怜的。

    所以清漪对外面说:“金风在不在?!?br />
    金风快速的闪身进来说:“主子,看来襄国公府最后就是咱们拿到了金票,估计也会被灭口,属下今个在几个银庄附近都看见了有襄国公府的家丁在转悠,并且看起来身手都不会很差?!?br />
    清漪说:“金风,你叫一个人过来打扮成我的样子和百草配合,咱们出去,要是回家晚了,估计娘亲又要担心了,明早上在过来?!?br />
    金风说:“属下这就去准备,对了方才金小六给信说今天一会子下午会很有戏看的,咱们要不要看看去?”

    清漪诧异的看着金风,什么时候一项遵规守据金风也有兴趣看热闹了,金风被清漪盯得不好意思了,呐呐的说:“那个,我听说小六他们都布置好了,而且属下没见过这样整治人的,所以好奇想去看看?!?br />
    清漪笑着说:“好吧,咱们先回府里,下午去接爹爹的时候正好看看热闹,那会子真是官员都回府的时候,我相信不出一会就会成为京城的头条的?!?br />
    金风笑笑说:“属下也相信,所以希望和主子一起去见识见识,属下以后也要学着点,省着这些人时不时的就欺负到大小姐的头上,真是可恨之极?!?br />
    清漪说:“金风,金雨那边查那个上峰的事情怎么样了?”

    金风说:“那个上峰真的不是什么好人,现在的银钱都是剥夺了自家夫人的嫁妆,但是又是个好色之徒,要不是和襄国公府有些个很远很远的亲戚关系,现在早就被拿下了?!?br />
    “这些年在哪里准备升迁的像是大爷这样没有后台背景的,最后都发落到外面去了,而那些有钱有势的也没少给他银子花,他也是一直在想往上跳,可惜一点都没有跳出去,因为人品太差,一般人不敢保他,所以在那个位置上有十年了?!?br />
    清漪说:“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金风说:“这个上峰还有养小妾还有逛勾栏苑的习惯,每十天都要在那里住上两三天,府里乌烟瘴气的,都是闺女没有儿子?!?br />
    清漪笑了笑说:“这样的人不可怕了,咱们收拾起来更有意思了,走咱们先回府,一会下午还要看热闹呢,今个哥哥带着族长去看风景没有?”

    金风说:“去了,因为今个大小姐有事,所以少爷就带着族长去转了,不过属下看着族长也是很开心的?!?br />
    清漪点了点头,卸掉了易容药水,和金风从客栈的后窗户跳了出去,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府里,清漪休息了一会,睡了个美美的午觉,就和四个嬷嬷和金风他们四个出门了,准备去看热闹,四竹也跟着了,这阵容很庞大。

    还没到了父亲的翰林院,就听见了杀猪一般的尖叫声:“啊”便听到了两声由轿子中滚落的的声音

    清漪听着刺耳的叫声,和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就悄悄的掀开了车帘子的一角,这可是看清了,两个从轿子里滚落出来的就是薛金友和陈达桂,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的货色。

    因为此时穿的都是官府,所以清漪仔细辨认一下左边轿子滚出来的是陈达桂,右边的是薛金友,因为薛家的人都有个毛病,唯恐别人不认识他们在随身的物品上都有一个薛字。

    比如随身的香囊上绣着薛字,衣服的袖口和靴子的脚跟处都是绣着薛字,真是烧包的不得了,这好歹就是个爵位这要是个王位,额滴神啊真是不知道会如何的显摆了?

    不过此时二人的造型可不是让周围的观众看着两个人系出名门的,而是这两个人造型怪异,头上脸上身上都是小刺,这看起来即是滑稽又是搞笑的。

    这两个人平时也没少欺压百姓,尤其是薛家还经常做一些强抢民女的事情,陈家自从上次出现了陈月婵事件之后在朝中的低位落得不能在落了,所以没有薛家的嚣张。

    现在这个时辰正是一天中百姓们算是比较放松的时刻,这个时候都忙了一天准备收工之后回家吃晚饭呢,这古代的娱乐很少,稍微有些热闹那就是跟着大家看街边的杂耍是一样的,热情不是一般的高。

    还有就是这两人爆发出那么大的尖叫的声音,想不让别人注意都不行,这两个人就在那里嚷嚷着,陈达桂说:“是谁?是谁这么大胆敢做这样的手脚,是谁给本官出来,看本小爷怎么收拾他!”

    一边喊着,一边还满地的打滚,不过这打滚啊也解决不了问题的,浑身还是如针刺般的难过,身边的随从赶快过来将他搀扶起来,不过再也不敢坐轿子了。

    薛金友那厮的情况和陈达桂很像,都是不怕死的嚷嚷:“谁?到底是谁?要是被本官查出来给你们碎尸万段,到底是那个天杀的暗算本小爷,本小爷整死你们,整死你们!”

    一边骂一边龇牙咧嘴的,现在真是做一个面部表情都觉得痛苦,真是太难过了,浑身上下都是刺。

    清漪的马车里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都低低的笑了起来,清漪透过缝隙看的真是过瘾,你们不是不要脸欺负本姑娘的爹爹吗?

    现在就是报应了吧!不给你们点教训还真就是目无法纪了,真是可恶!有钱了不起???有背景了不起???姐姐一样有能力超过你们哼!

    水嬷嬷笑的不行了,对清漪说:“大小姐,这场热闹老奴自认为很好看,非常好看!已经很长时间没见着这么招乐的事情了?!?br />
    上嬷嬷也说:“原来那个刺头的植物是被大小姐做这个来用了,用的很好,非常好!”

    风雨同舟和四竹也开心的不得了,就是说嘛没见过谁惹过大小姐还能全身而退的,要么就是大小姐懒得动手不想理他们。

    金雨说:“主子,这两个人的轿子,被金小六他们在轿子的四面和座位底下都放上了主子说的那个叫什么仙人掌的花,属下们好好的布置了一下,这二人一屁股做下去就是杀猪般的叫声,刚想跑出来,轿夫早就抬起了轿子了,金小九将轿夫的腿用石子给打了,这样轿子就是人在里面歪歪斜斜左右摇摆的乱晃,所以最后这人在里面滚了一圈,浑身都是刺的出来了?!?br />
    “哈哈哈”满车里都是笑声,不过害怕声音太大被关注,所以还是低调了些。

    清漪也跟着笑了,真是开心啊,这些人坏的将自己父亲的轿子全部给用墨汁给弄坏了,现在他们也被仙人掌给扎的浑身是刺,太开心太过瘾了!

    对付坏人不用点手段是不行的,要不不就是助长坏人的气焰呢吗?清漪悄悄的看着外面的一景心情真的是很开心,这两人今个就得步行回家了,浑身都是刺做什么交通工具都白费。

    这不眼下正在上演到底坐什么回家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