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七班的赵嫣,成了四班同学会的主角。十几个与会的男男女女,绕着赵嫣一个人转。

    女人们是因为她的那部名为《似水流花》的女人剧,那部剧中的勾心斗角,三角恋四角恋……各种狗血简直是女人的挚爱。

    更重要的还是虚荣。赵嫣虽然不是大明星,但也算的上是名人,跟她亲近亲近,称姐道妹,对这些小女人来说也是与有荣焉。

    拍张合照发到朋友圈里,更能炫耀一把。

    甚至连朋友圈照片的留言,都想好了:

    今天跟好姐妹嫣嫣一起聚了一下,发现嫣嫣越来越漂亮了。对了,她以笔名‘倾城’写的小说《似水流花》,已经改变成电视剧,在星星卫视热映。大家一定要支持哦!

    是不是逼格满满?

    想想都带劲。

    而男人亲近赵嫣,固然有名人效应。但更多的则是因为那足以让人流口水的颜值,以及那似清纯似放-荡的风情。

    曾经让这些男生心里畏惧,敬而远之的‘母夜叉’、‘女金刚’,如今已经进化成为真正的女神。

    这种祸水级的尤物,只要是带把儿的正常人,都会想去套套近乎,就算不能真的一亲芳泽,能嗅上两口体香,说上几句话,接来几个妩媚的眼波,也是极为受用的。

    更何况,什么事情都有个万一。

    万一女神眼睛瞎,看上自己呢?

    于是,忙的不可开交的赵嫣,也没空跟李简他们回忆那些充满战斗与热血的峥嵘岁月了。

    热闹中,服务员开始上菜,这次聚会算是正式开始了。

    聊天、套近乎、炫耀、孔雀开屏……

    一顿饭吃了俩小时才吃完。

    本来这次聚会的项目,安排的还是挺丰富的。

    按照流程,吃完午饭,大家一起驱车去西郊的温泉山庄泡温泉。晚上在山庄活动,烧烤、泡吧、k歌……明天早晨再散局。

    不过,还在隐瞒奸情的薛奇,下午有老妈安排的相亲,不敢不去。李少东手里有项目要赶,下午就要坐飞机回魔都。赵海波的那位有钱人老爸晚上有个饭局要他参加,好像也是相亲。

    唯一能说上话的几个都走了,李简自然也不愿意独自留下来面对这些本来感情就一般,现在更是越来越势利,又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的同学。

    所以,吃过午饭,李简干脆也不留下了,跟着哥儿几个一起告辞离开。

    …………

    负一层,地下停车场。

    电梯门打开,先行离开的四人,说着话走了出来。

    “说实话,咱们兄弟分开八年,可是越来越生分了。天南地北的,一年到头儿,见不上一面。就算我跟奇奇都在一个城市,这一年也就见那么一两次。电话也就是过年过节打一个,也说不了啥。班级微信群里,咱们又都是潜水党……真是……嗨!

    渐行渐远??!”

    临分别,赵海波有些唏嘘。

    见赵海波似乎有些伤感,薛奇开口安慰道:

    “行了,波子,别娘们唧唧的。觉着远了,那就再走进点呗!人家东子的事业在大魔都,没办法常见,你就多打几个电话。至于我跟剪子就更好说了,现在都在一个城市,您这位大少,要是想俺们了,就叫俺们出来喝酒呗?!?br />
    “也是,那行,有时间找你们喝酒??!”

    ……

    “叮咚!”

    就当几人做着分别前最后的寒暄时,电梯再次响起。然后,一个有些惴惴紧张的声音传来:

    “那个,薛奇,我……能跟你谈谈么?”

    竟然是曾经的?;?,如今的公主,白梅跟了出来。

    薛奇虽然官僚的不想家里老大薛笑那么纯粹,但怎么说也是个小公务员一枚。几年工作,察言观色,揣摩心思,也算是有点道行。

    看着白梅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就猜出了她想说什么。这是个虚荣的女人。属于,就算吃糠咽菜,也要外表光鲜。就算苦的一天哭八遍,在外面也要装出一脸幸福。

    白梅跟出来,肯定是怕薛奇把她‘高尚’的职业宣传的人尽皆知。

    “你不用说,我知道的。你放心,现在只有我们四个知道。我们也不会乱说的。其实,今天你要不是跟剪子那样的话,我也没打算说什么!”

    薛奇说完,哥儿几个纷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也不说话。各自分散,去找自己的车。

    “哦,那……谢谢!”

    紧张了整顿饭的时间,如今终于松了一口气,白梅突然觉着整个身子都有些发软,有些无力的靠在身后的一辆车上。

    薛奇没猜错,白梅的职业正是她所担心的,担心程度比薛奇想象的还要重。

    要是薛奇真的把事情到处说的话,那她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别说她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万一传开了,穿到街坊邻里、亲朋故旧的耳朵里,她更是会生不如死。她那同样爱慕虚荣的老妈,也会生不如死。

    想想那种千夫所指的境遇,白梅不寒而栗。

    更让她后怕的是,如果这事儿真的传开,这两天相亲,刚认识的那位家境殷实的老实人,肯定也就飞了。

    现在白梅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浪够了,准备找个老实人嫁了。

    而像这两天相中的这种,家境殷实,收入不菲,木讷听话的老实人,可是不好找了。

    ……

    就在自觉逃过一劫的白梅喘息的当儿,一阵低沉的爆音传来,接着一辆炫瞎人眼的银色小车从身前驶过。

    “阿斯顿马??!”

    虚荣,热衷于奢侈品,曾经有过‘傍大款’梦想的白梅,几乎条件反射似的认出了眼前这辆车子。

    然后,当白梅有些眼热的仔细打量的时候,一双杏眼瞪成了豹眼。不大的小嘴,最大限度的撑开,足能塞下一只拳头。

    因为是在停车场里,车速很慢,所以她看清了开车的那位有钱人:

    “李……李简……”

    他这个穷丝怎么在车里,他怎么会开着这辆车。阿斯顿马丁诶,好像是rapid,要几百万吧?

    就在白梅脑中一团浆糊的时候,又一阵如野兽咆哮般低沉的轰鸣声传来。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向自己驶来。

    这是一辆巨大的远超自己见过所有的suv的越野车。

    巨大的体量,彪悍的体型,野蛮的冲击力……

    显然,这又是一辆贵的要死的豪车!

    还没等白梅分辨出这辆车是福特的哪一款,这辆巨大的越野车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停下,车窗缓缓落下。

    白梅还以为是那个有钱人想要搭讪自己,结果却看到了车窗后薛奇的俊脸。

    “看你刚才吃了苍蝇似的样子,是看到剪子的车了吧?好奇不?琢磨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吧?”

    薛奇笑意邪邪的挑了挑眉梢,继续道:

    “我告诉你。那辆车是他自己赚钱买的,我开的这辆也是。怎么样?比你的驴包和皮草贵吧?

    你一定很好奇,剪子怎么赚的钱。我也告诉你,就是他说的那个火锅店赚来的。

    你回海州几天了?‘滋味斋’听说过么?就是他开的!”

    薛奇说到这里,也不等白梅有什么反应。重新升起车窗,轰鸣离开。

    这边薛奇,装完逼就跑。而留下的白梅,却彻底懵逼。

    滋味斋白梅当然知道,前两天相亲的那个老实人请自己吃过一次。东西好吃的惊人,价格贵的下人,生意好的馋人。

    就算是外行人不看账本都知道,这么一家店,一年赚个千多万绝对没问题。这可比自己赚的‘辛苦钱’,快多了。

    一家店一年赚一千万,如果开成连锁,那简直就是一个新的饮食帝国。几年后,李简就凭‘滋味斋’,可能就比吴建还有钱。

    原来,自己不仅仅错过了那个吴建,如今身家亿万的富二代?;勾砉苏饷匆恢绷?,一个可能成为富一代的潜力股。

    如果当初要是……

    想到‘如果’,白梅的肠子都快要悔青了。想到之前自己挥舞着驴包炫富,白梅更是有种快要疯了的刺激。

    这边白梅觉着一片灰暗,生无可恋的时候,那边李简已经驾车出了地下停车场。

    交完停车费,刚刚拐了一个弯,李简就看到了一个风姿万方的身影,正跺着脚站在街边,似乎在等车。

    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那顿饭的中心人物,曾经的赵大棒子,如今的美女作家赵嫣。

    李简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后,把车开了过去,拉开门道:

    “大美女作家,你也出来了,不跟他们玩儿了?要去哪里,我送你?!?br />
    “剪子,是你?太好了?!?br />
    赵嫣认出车里的李简后,脸上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接着,一阵风儿似的,钻进了车里。

    在副驾驶位上坐好后,赵嫣一边在热风口搓着手,一边满脸明媚诱人笑容的说道:

    “这该死的天气,冷的要死,还连辆出租车都打不到?;购门龅侥?!运气不错。送我去上庭苑,谢谢咯!”

    看着赵嫣那足以让任何男人心跳加快的笑容,李简一脸色授魂与的表情点了点头,启动了车子。

    李简表面痴迷,心里却嘿嘿的怪笑了起来:

    “运气?巧?不出所料的话,今天你出现在这里,就是奔我来的吧?既然装傻,那大家一起装好了。陪你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