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征兵的问题,一直是各国普遍关注的一个难题,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各国的经济条件越来越高,普通工人的薪酬已经远远超过了军人薪酬的数倍,而这个时期,军队依然实行的是普遍征兵制。这样一来民众当兵的负担就会变得很大,当兵,不仅仅是失去了一次就业的机会,他们损失在就业的薪酬待遇问题,而是他们失去了他们宝贵的时间,在这些时间内,他们完全可以充当学徒,从普通工人积累相当多的工作经验,这些工作经验会让他们晋升很大的职务,而这种机会十分的难得,一旦进入军队,意味着他们不仅仅失去的是他们在这几年之内的薪酬待遇。同时他们也将失去宝贵的经验。

    在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的时代,人们都会拿着金钱多少来做为进步的衡量标准,而国家根本不会在这方面改善军人的待遇,所以,军人也会损失很多这样的机会,这对他们来说。是极为不公平的。

    “当前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提高那些军士长,军士的待遇,至于士兵,我们很无能为力,参考秦军的标准来看,秦军似乎也在这样做?!崩钭蟪邓底拍米乓环萸鼐难芯勘ǜ孀霰ǜ娴?。

    李牧也想听听面对当前的情况,他们该如何解决这样的难题,毕竟,赵国也在发展很多问题都是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秦军目前主要的兵力来自少数民族,这些民族构成的军队大部分都是简单,低技术的兵种,比如步兵,骑兵,他们来自少数民族,或者是已经开化,接受秦国文明的民族,他们充当的都是一些低级工作单位的兵种?!崩钭蟪邓档?。

    秦军的确这样做了。比如,大量的步枪手,*手,突击兵,骑兵,这些都交给了接受秦国文明的少数民族,因为他们可以胜任这样的位置,他们的接受能力,智力水平能够接受这样的任务,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秦军会接受匈奴人,山地人,以及安息人的存在,因为有这样大量的岗位存在,秦国人普遍富有,他们不愿意从事这样的军事岗位,因为这样的岗位,重复,压力很大,危险性很重,而对技术性要求却十分的低廉,把他们大量的士兵全部安排在这样的岗位上,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浪费。

    “而在另外一方面,秦军的技术性却在进一步的提高,秦军建立了很多新的兵种,比如,空中运输兵,运输兵,工程兵,战斗工程兵,通信兵,这些对技术要求非常的高,没有一定的知识技术很难胜任,而秦军部队当中来自关中,北方地区的秦国兵员,他们有了这样的基础,普遍取得高中文凭的士兵占据了很大部分,他们可以胜任这样的工作,而且,他们从事这样的工作岗位,实际上是为了他们的就业准备的,毕竟,在军队当中可以储备一些技术,等到他们将来到社会工作的时候,依然可以使用?!崩钭蟪邓档?。

    “以空中部队的飞艇驾驶员来说,还有地勤人员,他们就可以胜任这样的工作,他们可以担任教练,可以使用农业飞艇,还有运输飞艇,这些工作都可以让他们胜任。相比之下。我们的情况就不好很多了。军队变得越来越封闭,而我们的人员都是从事最低级的步兵,骑兵,工兵的数量也很少,退役的工兵可以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但是,步兵。他们的情况就不好很多了。他们出去军营之后似乎很难适应这里的情况?!崩钭蟪档P牡乃档?。

    “嗯?!崩钅恋愕阃?。他觉得李左车总结的这份报告很有道理。

    “那么,你认为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改,或者是如何让我们的军人变得更加有素质,有能力,有战斗力。这点是我们当前赵军最需要的一点?!崩钅琳馐焙蛭实?。

    “我的想法是,和秦国学习,我们要进行海外扩张,第一,把这些军队派遣出去,然后在当地进行扩编,编入大量的其他民族作为我们的补充兵员力量,在这方面,秦国人,韩国人已经这样做了。就连楚国人他们也在招募一些少数民族作为新的补充兵员?!崩钭蟪邓档?。

    “嗯。同意?!崩钅恋愕阃?,他知道这是一种趋势,因为赵国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军队保持一定的规模实际上已经让一部分劳动力脱离了自己的生产岗位,议会,工厂主都不太满意这样的结果,因为他们都是税收的消耗者,而不是财富的创造者,这其中有很大的区别,面对这样的区别,赵国的经济生产者们自然不满意这样的情况发生。因此赵国只能把兵员放在了海外那些少数民族,因为他们可以从事这样的低强度的军事岗位。

    “第二,就是升级我们的军队,特别是一系列的兵种,我们要有自己的新兵种这些兵种能够给我们引发很大程度上的优势,只有有了这样的优势,我们的兵员可以从一些技术较好的地区来征集,以便增加我们的军事技术性?!崩钭蟪邓档?。

    “我同意你的方案。不过我们要给这些技术兵种一个发挥以及更加扩展的平台,我们应该知道,他们能够发挥出更大的技术性,比我们要求的更加的广阔?!崩钅了档?。

    “军事改革的道路要慢慢的来,一步步的来。你先拟定一个计划,比如,先解决我们对爱几国,以及其他殖民地地区的军队驻守问题,想办法解决这样的难题?!崩钅了档?。他知道,军事改革不能走的太快,太快的话,容易出问题。李牧要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只能让军事改革走的慢一些。

    韩国,新郑。陆军部长正在对韩淑做着报告。

    “这次秦军出兵比较少,他们最多出兵两个连的兵力,其他国家大部分都在一个营左右,其中,魏国也只有两个连,毕竟特殊,毕竟他们的国家如此?!甭骄砍けǜ娴?。

    “嗯。秦国人的情况很容易理解,现在他们正在和西域的波斯人打仗,肯定是不会抽出这样多的兵力来进行作战的,魏国,也可以理解,他们的兵力就那样多。这样一来,这次能够和我们竞争的,只有楚国人了。赵国人的情况?!焙缈戳丝吹赝忌系恼怨?。

    “我们正在和他们谈判,他们一下子不会在西洋方向上跑的很远?!焙绶治龅?。

    “是的,王上,据说,这次赵国海军部的主要目标是在西洋上建立一系列的海军基地,然后做好扩充的准备,对于爱几国,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远了。他们做不了这样的事情?!倍苑秸庋档?。

    “所以,这次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楚国,楚国人能够征集多少兵力?或者是他们能够出动多少兵力?”韩淑问道。

    “嗯,根据我们的计算,楚国能够出动一个团又两个营,这是他们运输兵力的最大规模,不过,考虑到他们在殖民地当局还有更多的其他士兵比如,南方的越人部队,同时他们还可以从当地征集一些土著部队,他们的人数可能会在三个团左右。这样一来他们的出兵数量可能是最多的。这样的话,整个爱几国的权利,就可能掌握在楚国人手中?!焙>砍ね撇獾?。

    “不行,绝对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焙>砍げ潘档?。韩淑就立即这样喊道。这样吓住了海军部长。

    “我们绝对不能让楚国拿到这样的控制权。贸易,我们需要爱几国的贸易权?!焙缢档?。似乎韩淑自己也意识到有些反应过度了。但是,他觉得,控制爱几国的贸易对韩国有很大的好处,这种好处在于他们能够解决很多实际上的问题,贸易,或者是控制交通要道都是掌握贸易主动权的最好办法。所以,韩淑才要去争一争。

    “可?!焙>砍な翟谑遣桓野芽伤低?,因为他们的情况也的确不妙,赛斯那边正在作战,孟拉的暴动没有彻底的解决下去,占普人还占据孟拉北部。而军费长期居高不下,这让他这个海军部长都感到担心,这时候再去争夺爱几国的贸易权,这让他感觉韩国的实力可能达不到那里。

    “我们必须增加兵力,兵力增加到四个团左右,我们要在那里的驻军更多一些?!焙缇龆ǖ?。

    海军部长记录下来,他很担心,这样做的话,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后果,那就是韩国必然要从其他战线上抽调兵力,韩国最多只能打两场大规模的陆地战争,打三个,而且连续的打,他们的财政能够持续下去吗?海军部长担心的记录到。这种事情只能和丞相说明一下,不然的话,结果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我知道你的担心是什么,是担心我们的财政,担心我们的军力过于的分散,对吗?”韩淑看到海军部长担心的样子这样问道。

    “是的,王上,毕竟,当前的情况对我们还不是很有利,很多情况都有恶化的表现,这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焙>砍な榕嫉?。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当前的情况对我们的确是这样,我们还需要很多的地方要做这样的事情,不过,我们可以拉??ɡ?,月氏他们来参与进来,他们不是想要建立自己的海军吗?可以,我们可以鼓动他们来参与?!焙缢档?。

    “这个。月氏是秦国人的势力范围,这点可能不太好?!焙>砍な榉鸬?。

    “这点我清楚,但是我们也需要自己发展壮大。拉拢这样的对手参与,可以极大我们的影响力。我们也需要仆从军队?!焙缢档?。她在极力的搜刮各地殖民地的军队,或者是和韩国方面关系较好的军队当中搜刮。如果这些军队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的话,也是可以扩大韩国的影响力的。

    秦国小王州,这里的铁路火车站仓库区异常的忙碌,从月氏来的羊绒在这里卸下,这些羊绒要重新装车分配到在秦国西域的各个羊绒加工厂,那里有蒸汽机的工厂,编制羊绒的速度非常的快,这些羊绒主要销售给关东各国,以及北方的地区,不过现在天气暖和了。这是工厂们进行最后一波生产的阶段。

    除了羊绒,还有更多的矿产资源,比如钨矿砂,以及各种铬镍矿,这种资源主要集中在赵国方向上,赵国需要优秀的火炮来武装他们的海军,陆军以及销售各种各样的武器。对于铬镍矿的需求非常的大,还有大量的钨矿砂,他们能够制造出优秀的钨钢,在这点上,秦国人都觉得自己不如赵国人。

    西域的经济正在蓬勃的发展,因为这里的经济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动力,来自西域各国的贸易,比如,月氏人需要军火,而秦国在西域的商人可以做到把从赵国进口的军火武器转手卖给月氏人,而月氏人转手卖给印地人,他们的铁路也在修建当中,这条铁路修建成功的话,他们的贸易水平会再次抬升一个很大的台阶。

    而月氏,印地这些方面,他们会出口自己的原材料。劳动力,或者是矿产资源给秦国,月氏的羊绒,这些主要集中在北部的山区,高原地带,矿产资源来自吐火罗。南方的印地出口各种原材料。木材,稻米,就连劳动力都会有,一些被拐带来的印地人被送到了秦国西域,他们满足了秦国西域发展工业的需求。

    大量的原材料矿产资源集中到这里,同时提供充足的劳动力,从卡拉奇方向来的奴隶被送到了大宛,他们需要更多的劳动力开采他们的矿产资源。这些资源集中到了秦国西域,在那里,秦国投资建立了一些选矿厂,以及初步的矿产资源冶炼中心,他们提炼半成品,成品的各种金属锭。然后集中运送到关东各国去。

    这样一来,西域就成为秦国的一个重要加工工厂,这也带动了西域经济的发展,不过随着月氏,大宛各国的矿产资源价格下跌,他们也开始积极的寻找新的出路,比如他们觉得开设一个工厂比较好。他们正在和秦国西域的商人谈判,看看是否能够引进这样的设备,毕竟,这样的设备对他们阿里说,还是很重要的。

    西域的经济发展如此,而在海外,楚国和韩国的殖民地经济也在发生很大的变化。当地的土地被韩国,楚国,以及当地的议员通过各种方式兼并起来,韩国人楚国人利用宗教,战争,以及各种野蛮手段抢夺当地人的土地资源,不过随着土地资源价值的流失,因为种植园经济相比他们来说,赚不了多少钱,反而当地人可以做这样事情,因为他们在当地都有很大的优势,而当地的议员,也就是当地的商人,种植园主们,他们通过和殖民地当局建立友好的关系,韩国方面他们会提供大量的政治资金帮助韩国人进行对赛斯,孟拉的战争。楚国人会得到更多的税收,以及政治资金,一些来自楚国的议员他们需要大量的资金帮助他们进一步的提升他们的政治地位,而资金是不可或缺的。

    当地的议员们有了这样的帮助,韩国政府自然给予他们很大的优惠,这种优惠主要来自税收的减免,因此他们拿到这样的优惠税收之后,开始大量的兼并小规模的土地,然后土地兼并的越来越多,他们逐渐的形成当地的种植园经济。

    韩国方面主要推广大量的棉花种植,楚国方面推广桑树,甘蔗,茶树,种植园经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展起来。

    种植园经济的发展,是一种时代的进步,但是这种进步的代价是非常庞大的,首先是土地兼并,让当地的奴隶制经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小奴隶主失去了自己的土地,他们沦为无产者进入城市,而韩国人在那里会建立一些初步的小型工厂,榨糖厂,或者是其他的工厂满足劳动力的生存愿望,这样土地越来越集中,越来越多的劳动力出现,这就刺激韩国商人在当地进行投资建厂,那样的话,他们的利润会更高。

    其次,就是当地的经济遭到破坏,新的经济秩序正在建立起来,这种秩序的主导者就是韩国人和当地大商人组成的秩序。最后就是,这些种植园经济,还有韩国人投资建设的小型工厂会成为韩国,楚国庞大的殖民地市场计划当中的一部分,他们需要满足这两国在市场,原材料。劳动力方面的需求,有了这样的需求,他们才能进一步的发展更大规模的市场计划,而随着这样的深入,这些地区正在逐渐的纳入到两国的市场版图当中。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特有的经济依附圈子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