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免费 > 都市言情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494章 虚道门
    虚道永早看透了虚氏一门的本质,这时候也不想多说什么。

    在座的也有两个是和虚道永同辈的‘道’字辈虚氏子嗣,他们都是小圣人境界修为,同为长老会至尊大长老,更是虚氏嫡脉。

    虚氏的第二尊伪圣虚元空是‘元’字辈的子嗣,比道字辈低两辈。

    ‘亘、古、永、昌、道、逸、元、长;’八字是虚氏祖制辈份。

    祖宗族制,女子不入族字,都是要嫁出去的,迟早是外人嘛。

    不过在虚氏,修为奇高的女性也拥有很高地位,象虚灵琼就是长老会的至尊大长老之一,不过她虽拥有大长老的身份,但没有实际权柄。

    虚灵琼也和其父一样,心性淡泊,不喜搅入权利之争。

    她也明白父女两个在虚氏中的尴尬地位,嫡系对他们的排斥性太强烈,生怕在虚道永的支持下,虚氏一脉的嫡系被旁系和外姓打压下去。

    上任宗主也是迫于无奈才将家主宗主的位置传给虚道永,因为他成圣时只有虚道永进窥了伪圣,他倒是想传给亲子,可是祖制不允许。

    但嫡系子嗣们控制着镇压宗门气运的圣器,就足以与虚道永分庭抗礼。

    不过他们也不能做的太过份了,怕把虚道永挤兑的离了虚氏,那对虚道门来说就是一大损失,最近古妖域一事之后,妖界傲氏有秘密来使,与虚氏嫡系们谈了一些东西,也就促使虚氏嫡脉有了今日的决定。

    妖界傲氏不仅是妖界第一强势,傲氏也有老祖级的人物在圣界发展,考虑到两强不宜为敌的长远大势,虚氏即便放弃虚道永父女也是值得的。

    那人的出现,无疑已经搅乱了天界势力格局,这时候虚氏若再失去虚道永就是决策大失误,所以他们在逼迫虚道永退位的同时,还要安抚他。

    “那位给灵琼的聘礼,也归灵琼所有,家族不会收回?!?br />
    第二伪圣虚元空淡淡说道。

    这就是他给的‘安慰’条件,家族不收回这件聘礼,就算是让步了。

    虚道永倒是笑了,“我嫁闺女,聘礼还要上交家族?”

    虚元空和几位小圣人被这句反问,弄的有些脸红。

    一位小圣人道:“话也不能这么说,灵琼成长到现在的高度,家族也付出巨大的资源,她自然算虚氏之女,而非永圣一人之女,聘礼归于家族也说得过去啊?!?br />
    “是吗?你虚道胜嫁闺女时,神尊阳氏的聘礼怎么没有一件归于家族内库?轮到我虚道永嫁闺女,聘礼就应归库了?你比我多长一颗脑袋?”

    虚道永这话就很不客气了,眼中的雷霆电弧也在闪烁。

    那虚道胜脸色以更是难看。

    而虚道永冷哼一声,“有的可以说,没的就不要乱说?!?br />
    他第一伪圣的威严还是不容它人挑衅的,威态毕露时,众皆心惊。

    虚元空干笑一声,打圆场道:“就这么一说,人家娶灵琼,聘礼自然由永圣这个亲生父尊接受,那方也是大气派的人物,我们这边也不能小气不是?毕竟是永圣嫁闺女,不过,这聘礼太贵重了啊,灵琼适当回报家族一些也是应当的,毕竟家族培养灵琼也耗资巨大,永圣,你以为呢?”

    虚道永淡然回应道:“这是要跟我虚道永划清界限吗?好呀,我同意你们的要求,不过,至此之后,我虚道永和虚道门再无任何关系?!?br />
    “啊……”

    “这……”

    话说到这,虚道永就和虚氏嫡系撕破脸了,划清界限好,我走!

    虚元空、虚道胜他们倒没想到一向温顺的虚道永今天这般强硬?

    他们可没起逼走虚道永,要是虚道门少了虚道永这尊伪圣,对他们的打击是巨大的,不敢说会跌出前十,但前五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

    这样的损失是虚道门承受不起的,也是圣界老祖宗们不允许发生的。

    虚道永也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有如此强势的态度。

    我这些年为虚氏付出的还少?这阵还敢奢求我的‘回报’?有脸要?

    另一位道字辈的大长老虚道和强笑一声,“此事不提也罢,灵琼出嫁是一大喜事,永圣为虚氏又联姻一位大强者,更是为家族做出的贡献,长老会岂能无视?我看,内库还要拔出一定的回礼来?!?br />
    这是挽留虚道永的手段,不仅不能拿收回聘礼入库当恩典,还得从内库拔出资源充回礼,当灵琼的嫁妆,这才是虚氏该有的态度。

    不然惹得虚道永拂袖离族,圣界老祖宗们降罪下来,谁承担这责任?

    虚道和就是出来唱红脸的,和稀泥的,看要谈崩了,就赶紧转风头。

    虚元空、虚道胜他们也无话可说了,怕再说什么,惹恼了虚道永。

    ---

    很快,大长老们从神灵山殿下来,有些说法就传开了。

    虚灵琼在他们离开后,也出现在父亲面前,同时出来的还有虚道永的三个嫡徒,明道生、卢道真、王道坤,他们三个都是圣仙大强者。

    “师尊,他们有些过份了吧?”

    王道坤首先发言。

    明道生和卢道真也是一脸愤慨状。

    虚道永摆了摆手,“闲话就不要说了,嫡脉一系排外性太强,迟早毁了虚氏的仙级根基,你们三个跟着灵琼去吧,与其在虚道门遭人白眼,不若另谋发展,为师不到万不得已,却离不得虚氏,真到圣界,虚氏一门也不是他们这一脉嫡系老祖说了算的,他们也不敢挤走我,后果不是他们能承担得起的,方这个人,为师也看不透,但此人有大心怀大气度,是要成事的,以仙君之资对抗伪圣,这种逆天角色,百万年都不得一见啊?!?br />
    明道生道:“师尊,那方莫不是仰仗**器才有此实力?”

    “法器肯定是他后盾之一,但只是之一,话说回来,给你拿着绝品仙器,你有没有信心压制为师呢?”

    虚道永的反问,让明道生苦笑了。

    “师尊元海皆是精纯圣元,数十万年的精炼,便是给我一件绝品仙器,怕也很难压制师尊这样的至颠伪圣,但绝品仙器的好处是,圣仙就能发挥百分之百的威能,绝对是无敌的**器,在师尊面前自保应无问题吧?”

    虚道永点点头,“不错,你若持有一件绝品仙器,足以与为师抗手,但要压制为师很难,最多是半斤八两吧,谁也奈何不了谁,如果不是为师把圣元精炼到了极致地步,面对你持绝品仙器的威压,都要望风而遁,为师的倚仗是‘圣元’,你们都卡在小圣人门前的槛儿上,现在谈仙元转圣元还是有点早了,不能达至圣仙颠峰小圣人境,一切皆是枉然,唯有修成小圣人,仙元转换为圣元,才能凝实‘法形虚相’,为最终成就‘乾坤法相’奠定坚实的基础,但是,仙元转圣元这个过程极为艰难,耗资也宏巨,没有充足的修行资源为后盾,想换转圣元就是一句空话,除非……长期进圣泉修行?!?br />
    “师尊啊,即便能进圣泉修行,以我们的修为来说,也炼化不了多少圣泉吸收,没十万年苦修,想完成仙元转圣元是没可能的?!?br />
    “不入圣泉修行,百万年都没可能完成仙元转圣元的修行,五帝仙廷有大炼器‘五行天王鼎’,炼化圣泉有极大优势,这就能缩短转元耗时,那方与五帝仙廷有很深关系,若成为琼儿姑爷,想来让你们去圣泉修行,甚至借助五行天王鼎炼淬圣泉都是有可能的,而此子的潜力极大,底蕴也应该极厚,出手就送出四件下品圣器,这是什么手笔?你们能想象吗?”

    明道生、卢道真、王道坤一起苦笑,无法想象啊。

    虚道永又道:“琼儿迟早要嫁的,能不做为虚道门的联姻工具,为师心里就感欣慰,方此人莫测深高,此是个不错的人选,琼儿领你们离开虚道门跟着方,未尝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当然,你们也不是小孩子,这么大的事,自己也应该有个态度,为师扶你们一时,扶不了你们一世,路怎么选,还要你们自己去决定,为师的说法只是一个建议?!?br />
    “我们如何能不信奉师尊?必然跟着大小姐一起,生死不相弃?!?br />
    他们三个都没什么背景的奇绝天赋修士,不是虚道永培养,哪有今日的成就?这一生自然跟着师尊指的路走,何况大小姐灵琼是圣元小圣人,差一线就是伪圣,跟着她还能错了???

    大小姐她姑爷虽是仙君,但那是逆抗伪圣的仙君啊。

    “父亲,我早看够了虚字氏嫡脉的嘴脸,这次他过来,我便跟着去了,省得留在虚道门看那些人的恶心姿态,没得污了我无尘之道心?!?br />
    “琼儿,你也不用挂念为父,为父立地成圣只差最后一线,这次卸下宗门家族两职,更能无制碍的全心参悟圣道真奥?!?br />
    就在这时,神灵山虚空天际裂开一道黑缝,惊雷闪耀,万里白赤。

    下一刻,方迈步跨出虚空裂缝,站在那虚空之中。

    “方特来虚道门拜望永圣!”

    在万丈虚空之高,方显形出来的身形在众人眼中也是清晰无比。

    而神灵山上覆盖一个宏大无极的有形无质的护罩,这是虚道门镇宗圣器能量演化的超级护罩,即便是伪圣要硬闯进来,也要被护罩反噬而伤。

    方的拜山声音响彻这方天域,也惊动了虚道门无数的人。

    做为虚道宗主的虚道永抬手划开圣器护罩,“方圣请入!”

    方虽是仙君境界,但他在古妖域表现出的实力是伪圣级的,这时候虚道永称其‘方圣’,也是以平辈视之,倒没有什么不适当的地方。

    一堆虚道门的小圣人、圣仙大强者都身化流虹直奔神灵山颠。

    下一瞬,方一步就跨越了万丈,身形在神灵山殿前出现。

    此时,虚道门的高层核心人物,也纷纷在神灵山殿汇集,在虚道永的带领下,迎出了大殿,第二伪圣虚元空、小圣人虚道胜、虚道和、虚道衡、虚道通、虚道神这五位‘道’字辈元老全部登场。

    和虚灵琼一起的一个男子丰神俊朗,星目如电,气势极为不凡,正是虚氏‘亘’字辈一位圣元小圣人,是万年以来最出色的子嗣之一,与虚灵琼齐名于世,不过他的辈份低一些,虚道永算他曾祖辈的。

    这男子名叫虚亘中,修行不到一万年,却已经是圣元小圣人。

    要知道完成仙元到圣元的转换,耗资巨亿,不是着力培养的目标,根本不能让家族资源这样的倾斜到他身上,偏偏这个虚亘中是嫡脉子嗣,又是虚字氏第二伪圣虚元空的亲孙子,他被着力培养就很正常了。

    就拿虚灵琼来说,真正耗在她身上的家族资源可没那么多,仙元转圣元修行中,她没用家族一点资源,都是父亲自攒的资源,虚道永纵横天界数十万年,要说没点私产,谁信???培养一个圣元小圣人,应该还能办到。

    此时,有资格进入神灵山殿的,除了长老会的至尊大长老,就是虚道永的女儿和三个嫡传弟子了,其它小圣人以下的长老也没资格入来。

    虚道门的小圣人超过十尊以上,这样的实力搁在天界算牛的,天界十大势力,哪家也拥有十尊小圣人以上,但没有一家超过二十位小圣人的。

    也只有天如界的神帝雄氏家族拥有逆天数量的27尊小圣人。

    但是一尊伪圣的实力,是十尊小圣人也无法抵消的,这就是差距。

    也难怪没有伪圣出世的雄氏家族不来谛鼎界找不自在。

    虚氏底蕴极强,不说有第二伪圣,更有两尊圣元小圣人,何等逆天?

    方的驾临,足够引起虚道门的重视,这位横空出世的人物,在古妖域一举镇压了妖界七大圣,简直是惊爆了仙天群仙的眼球,根本不能置信。

    这样一位人物的出现,狠狠打击了虚道门准备下界争夺圣魔诛仙剑最初的计划,古妖域那场事,就让虚道门不得不重新考虑圣魔诛仙剑的争夺。

    只是方去的话,他们再去就没什么意义了,因为此人是他们跨不过去的一道天堑,有他在的场合里,还能轮到伪圣以下的人去捡漏?

    但是能拉到方这个关系,一起去下界夺宝,分些的利益还有可能。

    万一运气爆棚,就可能捡到大漏,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

    绝品仙器的争夺大盛筵,宁肯一无所获,也不能就此错过啊。

    方一个人现身,把东万二女收进了紫极雷廷。

    面对虚道门一众强者,他无丝毫心怯,一派的淡然自若。

    这世道讲的就是实力,有实力就能得到足够的尊重,没实力一切休提。

    虚灵琼对未来夫婿微露笑靥,也没说话。

    方对她微微颌首。

    众星捧月一般把方迎入了神灵山殿。

    和虚灵琼一起的虚亘中脸色有些不豫,一直以来,他都琢磨着把虚氏旁支的这个虚灵琼收入他的后宫,长老中也不是没人支持他这个想法,以前也有人提过,但被虚道永一口拒绝掉了,更训斥‘灵琼是你姑奶奶辈的,你想什么呢?’即便没有这层辈份之虑,虚道永也不会让闺女嫁本族子嗣。

    外面的世界更宽广,外面的机缘更宏大,走出去才能获得更大发展。

    入殿分宾主落坐,上首就是虚道永与方这贵客两个人。

    虚灵琼、明道生、卢道真、王道坤四个就站在虚道永的下首。

    第二伪圣虚元空陪在方下首,其它人两厢分坐。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身上。

    “此来一为下聘,一是拜会虚道之门和永圣?!?br />
    方话罢,伸手把两件圣宝呈出,“……大荒妖刀、白骨魂鞭,这两件请永圣挑一件为聘礼,本来四件,妖灵圣域给了东氏瀚天,幽冥河车给了万氏,剩这两件,最后一件是给皇氏的聘礼,永圣莫要推让……”

    虚道永也不做作,微笑颌首,侧过头问女儿,“这聘礼,为父是要给你的,琼儿,你喜欢哪件,直接拿就是了,为父就不为你作主了?!?br />
    虚灵琼轻嗯了一声,“我便拿着大荒妖刀吧?!?br />
    她本身的法器也是一件刃器,换成大荒妖刀也正合适。

    那大荒妖刀就直接飘入虚灵琼手中。

    方笑道:“琼姐随时可以神魂祭炼,原主人的魂识以及器灵的意识都已经抹掉,直接融进神魂灵识就是新主人?!?br />
    虚灵琼正要当场祭炼,却有人发了话。

    “灵琼稍住,”

    第二伪圣虚元空又转首对方道:“方圣,且听元空一言,虚道门与妖界傲氏一族有一些交道,这次古妖域之事,妖界七圣皆被方圣困镇,这是一件惊破天的大事,换句话说,方圣这是要与整个妖界为敌,因此引发的后果就难以想象了,之前,傲氏也托信过来,想叫虚氏充当和事佬……”

    上首的虚道永看了虚字元空一眼,这也算大事了,你倒是瞒着我。

    实际上虚道永在宗门又或家族,都过不问任何事,所以有些事也没人告诉他知道,但这次私晤傲氏代表,也没支会虚道永,多少有些过份。

    他们等于搁过虚道永这个‘宗主’直接决定事件未来的走向。

    这时候,虚道永自然不会再参与什么意见。

    方一笑,“与妖界为敌?那是夸大其词了,妖界诸圣也非铁板一块,为争生存之资,打的头破血流是常有的事,傲氏失了家主傲无心,失了两件圣器,对他们来说是惨痛的打击,他们倒是有资格再与我为敌,我就在天界等着他们,看他们能奈我何?还有些情况,你们也不了解,过些日子就会有新的形势在妖界演变,现在就充当傲氏的和事佬,有些早了吧?”

    听方话里有话,一派笃定,虚元空和一众虚氏长老都有些傻眼。

    他们以为用妖界来压方,他必然会产生压力。

    哪知方根本不卖他们这个脸面。

    他也看出来了,虚家这么搅和,分明是跳过了虚道永,因为之前虚道永望向虚元空的那眼神,闪过一抹冷漠,看来虚氏内部这潭水也够浑的啊。

    “……”

    虚元空等人一时不知怎么接话,尴尬异常。

    虚亘中道:“方圣能否看虚氏脸面,与傲世坐下来谈解决之道,毕竟傲氏不是好惹的,在圣界也有傲氏的基业,方圣现在这般得理不饶人,日后进入圣界就要面对一氏强敌,虽然这是后话,但就长远之计,也需思虑?!?br />
    “这位是?”

    方看了他一眼,问虚道永。